中共政府人士资金退场 民间借贷陷断血危机

775℃ 846评论

中国大陆钱荒余波未了,民间借贷也面临「断血」,一些借贷了民间资金的项目也可能因为资金的「断血」而出现风险。民间融资的资金来源,最被青睐的就是掌握市政项目资源又手握闲钱的政府人员,这部份资金的退场,给民间融资带来震荡。而民间借贷资金流向的最终环节就是房地产和基建,一旦房地产下行,这些资金面临巨大风险。

民间融资资金来源紧缩 政府人士资金寻找独立存在机会

据陆媒《华夏时报》7月20日报导,目前,中国大陆不少从事民间借贷的公司出现了撤资的情况,而且这种现象从今年年初已经开始,不少企业为填补资金缺口四处奔走。

由于资金来源的收缩,民间融资公司筹不到钱。一个房地产项目的建筑承包方,工程垫资、资金週转以及新项目竞标出资等环节出现了问题,求助无门,只有找上民间融资公司,希望筹到一笔1000万现金。

该民间融资公司告诉陆媒记者:「他就算把抵押物统统摆在我面前,我也未必能马上筹集出1000万,现在资金来源已经开始收缩了。」

这家民间融资公司分析说,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不景气,以往多次合作的政商界人士,如今不断抱怨手上现金不多。此外,他们也认为民间借贷风险增高,不安全係数增大。

不过,从事民间借贷业务的蔡先生预计,来自政府人士的民间借贷资金来源不会真正撤离,可能会摆脱从事民间信贷的个人或机构,另寻机会独立存在。

民间融资一向官商勾结 风险不断积累

据陆媒《华夏时报》报导,从事运输和房地产业的东莞老闆陈先生将手上的一笔资金专门用作民间放贷,他表示,「大家发现放贷获息比经营别的业务赚得更快更多,而且利息再高都有人接受,烂账也不多,才吸引了身边的一群政商界朋友来参与,业务範围从珠三角到湖南、广西等地。」

陈先生还说,政府官员都看中了民间借贷的收益,「有一些关係好的政府人士曾表示要把好处费兑成民间借贷的『股份』来参股,他们能提供不少的项目,其中也有政府工程,我们就负责组织借贷业务。」

不过,陈先生近几个月的烦恼是,出于担心借资的风险,不少参股的政府官员要求将股份兑现,甚至部份官员愿意放下半年的分红完成兑现。

据悉,在曾杰成案发地的湘西州政府,从2008年开始对民间集资的态度就由鼓励、支持转为禁止。

曾长期考察鄂尔多斯民间金融的高和资本的苏鑫,撰文描述去年8月时鄂尔多斯的状态道:「房价下行严重冲击了民间借贷市场,政府的钱、银行的钱、民间的钱,似乎所有的钱都被固化了,都被冻结了。追根溯源,许多高利贷的最后一环都是房地产。」

「民间借贷一环扣一环,最后一环几乎都落在房地产、基建的头上。」长期从事民间融资的彭健认为,在信用度高、行业处于高潮的状态下,这样的信贷合作就是一场盛宴,遮掩了众多的风险和弊病。一旦出现退潮,行业受波动,脆弱的合作信任就会被打破,风险立即转嫁至仍然身处其中的个人和项目中。

(责任编辑:古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