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谁是这种反文明体制的受益者?

573℃ 843评论

【4月21日讯】「随着时任吉林省榆树市人大常委副主任徐凤山中‘剑’落马,以其儿子徐伟为核心的杀人、抢劫、敲诈勒索、寻舋滋事、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强迫交易于一身、涉案金额达几千万的黑社会团伙被一举摧毁,近三十人落入法网,搜交非法枪支七支、军用手雷一枚、子弹一百零五发、缴获高级轿车七台。」

这是《重庆晨报》有涉该案报告中开头的一段话。该文还有以下记述内容:「1993年秋天,徐伟到与榆树市相邻的黑龙江五常市赌场赌博,发现赌友刘某的妻子张某长的漂亮,随后与其同伙採用暴力手段将刘某的妻子拉回家佔有。后来被害人在五常报案,五常公安局到榆树去抓捕徐伟时,时任副市长的徐凤山出面摆平。」

「在榆树,就连政府机关的局长也得让徐伟三分。一次,徐伟邀某局局长打麻将,对方因迟到一会儿,遭到徐的拳打脚踢。还有一次,徐伟相中城郊的一块建设用地,找到某局长审批,只因局长答应的慢了点儿,办公室被砸个稀烂。最后徐伟花40万元如愿买到了地,不到一个月转手净赚130万元。」

「2002年,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榆树市法院审理徐伟团伙成员罗天志一案时,徐伟与身着警服的徐鹏带领20多名团伙成员在法庭上摔杯子、辱骂法警,致使庭审中断。法院及时将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汇报,最后,一个武警中队战士荷枪实弹连续警戒了三天,才将罗天志案审理结束。

近十年间,徐氏父子在榆树无人不知,凡是和他们打过交道的人,轻则血本无归,倾家蕩产,背井离乡,重则致伤致残,含冤丧命。」

1997年,徐伟听说有个叫刘民的人开了一个歌厅,在社会上很有名。徐伟感到很不是滋味:榆树的老大是我,他刘民算老几?四月七日中午,许伟及其同伙用自製手枪在歌厅将刘民枪杀。

,榆树市团市委家属楼外,恩育乡党委书记周凤杰倒在血泊中。医生发现他的头部遭钝器重击所致。周凤杰先后作过四次开颅手术,却成为植物人。,周凤杰离开了人世。

令人髮指的是,在周凤杰治病期间,周的妻子和儿女不断接到恐吓电话。原来周凤杰在任恩育乡乡长和乡党委书记期间,徐伟依仗其父的权势多次登门「拜访」想弄点钱花,曾遭到周的拒绝….

这是一份中共控制下的报纸的一次报导,其利益自然是盛讚党和政府反腐惩贪的艰辛和能力。有涉这样的、权势者针对这个社会的血腥犯罪的生存之导因,及徐衙内在近十三年的时间里横行无忌,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肆无忌惮地针对人、人性、人的尊严的野蛮犯罪却安然无恙的制度原因,这是这样的报纸不能谈的。时至今日,这种反人类基本文明的罪恶存在,其实也无需这样的报纸去谈它,所谓人人心知肚明,只是在今天的中国,这样的、由权势集团针对文明的罪恶,人们已多见不怪,大多数人早已将其视之为是在这样的社会里正常社会状态的一部分。

这个案件中有一些特别的现象值得一提,即在这以权力为背景的力量的罪恶侵害对像中,有数名受害者都是权位仅低于徐衙内父亲的,诸如那两位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局长大人及那位八年前即被打成植物人后死亡的镇党委书记,还有那位九年前即被枪杀死的歌厅老闆。

这样的恶劣事件在中国可谓多如牛毛,所有类似案件,权位稍低一等的官员及贪污的亲眷,也成了所谓的弱势阶层,同样成了这种丧失人性犯罪血腥侵蚀的弱肉。而这一案件中的强势者徐衙内一家的悲剧下场已成定势,这个制度在与他及他一家的无尽的恶能量滋补的同时,神也在一刻不停地盯着多行不义的他们一家。在这个案件中,不可一世的强者与下场悲惨的弱者,没有谁是这样体制的受益者。

于小三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