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突厥主义的尴尬,与土耳其的苍白中亚梦

543℃ 646评论

7月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问中国,除提及加入一带一路框架的意愿外,也对新疆议题有了新的表态。埃尔多安首先谴责有心人滥用、消费新疆议题,破坏土中关系;至于再教育营的争议,其表示“这个问题十分敏感,我们两边可以一起找出解决办法”,并提出土耳其未来或许可以组派代表团前往新疆考察。此番对话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吹皱一池春水。

过去的埃尔多安,在新疆议题上曾多次语出惊人,还因此被称为“泛突厥主义”的现代最佳范例。2009年新疆爆发维吾尔人大规模打杀汉人的七五事件,彼时状况外的埃尔多安一听到维汉冲突的消息,立即将其定调为汉人杀害维族人的惨剧,怒呛中国“这形同汉人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事后证明是埃尔多安搞乌龙,土国外交部这才出面缓颊;然此后埃尔多安当局仍屡屡抨击中国的治疆政策,直到今年2月,其外交部发言人还谴责再教育营是“人类之耻”,没想到才过5个月,埃尔多安就在访华之旅中递出橄榄枝。

其实若仔细回顾埃尔多安的对疆立场,就能察觉其在“泛突厥主义”大旗后的暧昧秋波。埃尔多安执政以来看似多次批评中国的新疆政策,却往往会在某些关键时刻来个低调发夹弯,例如2015年出访中国大谈反恐合作,2017年将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党(简称东伊运)列为恐怖组织等。

这并非埃尔多安个人见风转舵,而是作为北京官方长年谴责的“双泛”之一的“泛突厥主义”,早就没了过往的国际荣景,甚至连在土耳其也是非常冷门的意识形态。普罗大众很容易就字面意义来理解“泛突厥主义”,从而将其源头追溯到突厥人所建立的奥斯曼帝国,并认为当代土耳其理当继承这种精神;然由历史观之,泛突厥主义最先是在俄罗斯的鞑靼(Tatar)穆斯林社区燃起柴薪,再由英、俄、奥斯曼添油打火而成。其虽曾粉墨登台,却在土国建国初期便早早退场。往后,土耳其不是无意经营,就是没有宣传资源,只能偶尔在外交场合拿出来晃个两招,又深怕遭人察觉剑刃的锈斑。